桂林中小学教师生存状况:超时工作成常态 职业病普发

桂林日报 2013-09-40 在这个时代里,教师在许多市民眼中,仍是一份光荣的职业,他们总是和孩子们在一起,一年有两个长假,工资待遇稳定,受人尊重……然而,不容否认的是,当下的教师们也承受着各种非议和多方压力。近日,记者走近教师群体,聆听他们的苦辣酸甜,力图展现原汁原味、鲜活真实的教师们的生存图景。

“苦”

职业病普发,超时工作成常态

今天是我国第29个教师节。从1985年设立教师节以来,伴随着时代的进步,教师的待遇、地位、压力等无不发生了很大变化。据《2012年桂林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数据显示,我市有普通中学216所,专任教师15624人,其中,普通初中160所,专任教师10547人。此外,有普通小学1168所,专任教师18958人。那么,被誉为“人类灵魂的工程师”的教师们,在责任重压之下有着怎么样的酸甜苦辣?近日,记者走近了他们。

今年,是谭静(化名)工作的第5个年头。像许多年轻教师一样,她每天早上6点30分起床,7点25分准时到校。“我是班主任,学生们7点30分左右就会陆续来了,我必须比他们早。”谭静是我市一名公立中学的高中英语老师,今年31岁,未婚。

“一般6点半到7点才能下班。每天的上班时间几乎都安排得满满的,备课、改作业、写教案,现在提倡的是素质教育,多媒体教学,所以每次备课的时间是上课的两倍以上。不是有句话么,你要给学生一碗水,你必须有一桶水。”谭静说,除了教学任务,老师还要开很多会,班主任会、教研学习会、政治学习会……都是老师必须参加的。此外,找学生谈谈心、辅导下作业什么的,时间一下子就过了。

“一年两个假期是有的,但一般学生放假后和开学前的一个星期左右,我们都要处理这个学期的总结、学生情况、开学迎新等等事情,这样寒假就差不多过了一半了。暑假一般会有培训和教育研修,一般只有大半个月是属于自己的。我们有个笑话:6点起床的时候是上班,7点起床的时候就是放假了。”谭静说。4年的教师职业,也让她的生活似乎变成一条直线:家、学校之间徘徊。由于社交圈子小、在学校时间长,她没有男朋友、没有房子,也没有新的朋友圈……“我的休闲就是和以前的朋友去逛逛街、看看电影,从早到晚都呆在学校,面对的不是同事就是学生和家长,怎么有时间和机会认识其他男孩子?”说起婚姻大事,小谭无奈地笑了。

教师工作有三大特点:说话时间多、站立时间多、伏案时间多。随之而来的就是教师职业病——— 咽喉炎、腿部静脉曲张、颈腰椎病等。“教师几乎都有咽炎,根本吃不消。”参加工作两年时间的蔡老师的声音的嘶哑程度让朋友们有些不敢相信。“由于刚开始,没有掌握科学的发声方法,很容易让嗓子疲劳。久而久之就成‘自然沙’了。”她笑着说,现在有经验之后,平时会练习科学发声方法以保护嗓子,“但这也只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教师高密度的声音疲劳。”如果说,掌握美声共鸣教学成为教师必备的一项技能,而预防静脉曲张则似乎更难。教授初中数学的李老师今年50岁,她的双腿容易血管暴起,弯弯曲曲,这让从外地大学回家的儿子看着好生心疼。李老师每周14节课,几乎都安排在早上,有时候还得处理学生的问题,连口水也顾不上喝就赶着上下一节课,一站两小时稀松平常。

除了不可避免的职业病,超长工作时间也成了教师们的工作常态。桂林师范高等专科学校的谭贤政老师在一篇调研文章中介绍说,我国中小学教师人均日劳动时间为9.67小时,比其他岗位的一般职工高出1.67小时,年超额劳动时间为420小时。

而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尤其是一些需要上晚自习的任课老师,以及组织表演排练的教师,在校时间将超过12小时。谭贤政老师表示,超时工作是老师常态,也是老师面临的主要外部压力之一。

“辣”

:“误解”和“怀疑”让他们很“受伤”

“我记得那次我刚接一个班,还没走到那个班的教室,就被一个女孩子堵住了。她问,你是不是刘老师,我说对啊,她的眼泪哗哗地流了下来。张口就说了三个字‘我恨你’。我一个晚上没睡好,一个素昧平生的学生,为何会恨我?是不是我哪里做得不好?还是我忽略了什么?后来才知道,是因为那个女同学对之前的班主任很留恋,心理不适应。”这次的经历让刘国亮老师很“受伤”。刘老师表示,教师们在面对各种压力时,常常会否定怀疑自己的能力,需要情绪调节。

除此之外,家长与老师的碰撞也是不少老师面临的问题。“现在的孩子和家长与我们那个时代不一样,由于大多是独生子女家庭,容不得半点闪失,家长对教师的要求更高。”宝贤中学蒋老师说。此外,一些教师表示,现在家长与老师的关系不再像以前那么“单纯”,多了“功利”的东西,也不像从前那么“信任”,多了“质疑”的东西。老一辈的家长将孩子交到老师手中时说的是“他要是不能干,您就帮我打”,而独一代的家长们动不动就是“我要告老师”。一个教师面对五六十个学生,在教学之外,各种琐事让他们目不暇接。一些班主任表示,每个家长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得到老师的重视和关怀,但面对动辄五六十人一个班的学生,老师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教师们普遍反映和家长打交道有压力。有的老师甚至说搞教学业务没有问题,而应对家长却让他颇感棘手。比如,有的家长不爱和老师沟通却喜欢直接向“上级领导”告状;有的误会老师要求严格就是不关爱孩子;有的觉得应该让孩子健康快乐成长,学校不应该给孩子布置作业;孩子脚崴了,打电话让老师每天去家里帮孩子补课……如此种种,颇让老师头痛。

“他们最需要的是家长的理解和支持。”刘先生的妻子是地理教师,他表示,妻子在接手班主任工作前后,判若两人,手机紧握在手,白发止不住地长。每天的工作状态是:早上7点半准时进行晨检,学生没按时到校便会习惯性地“紧张”,翻阅家长联系方式。回到家还要备课,批改作业、打印学习资料,不时还有家长在QQ上留言或直接打来电话就孩子的状况进行沟通。如今,经过三年寄宿高中生活的女儿如愿考上大学,但是女儿告诉记者,母亲对她的了解程度恐怕还不及她班上的学生。作为老师的母亲也不禁自嘲:“感觉自己好像后妈。”

而据我市某小学的负责人介绍,一小学进行校长公开招聘,竟应者寥寥。由于小学校长工作压力大且得不到理解,很多有资格竞聘的副校长都不愿“担此重任”,“校园安全、教学质量、各种‘政治’任务以及社会活动、不断疏离的家校关系、教育发展与滞后的校园建设带来的矛盾都积压在学校。”仔细观察这位女校长,声音沙哑,眼睛里的红血丝掩不住眼角的疲倦。

有研究表明,职业因素、社会因素所带来的压力是导致教师情绪枯竭的重要原因。教师的工作不仅仅是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更是一种情绪劳动,在长期的工作压力下,尤其面对学生厌学、逆反情绪、沟通困难等问题无从解决时,容易产生挫败感,丧失工作信心和工作热情而产生职业倦怠和情绪枯竭。

广西师大教科院的吴素梅、史意娟老师采用分层取样和方便抽样相结合的方法,抽取桂林等地35所学校900名中小学教师作为样本,对教师职业倦怠和生活质量相关因素的状况进行了书面调查,结果发现,广西中小学教师职业倦怠整体处于低等程度,但情绪枯竭处于中等程度;教师职业倦怠水平存在教龄差异,6-10年教龄是教师职业生涯中职业倦怠的高发期;女教师职业倦怠总分和情绪枯竭显著高于男教师。吴素梅表示,在研究中,广西中小学教师生活质量整体水平处于中下,除人际交往能力得分高于70分外,精神紧张度、认知功能、自尊、社会支持等评价在63分以下,分数最低的是业余娱乐生活和生活质量的总体评价。

“酸”

背后的付出谁能懂

“也许你不相信,我结婚当天上午,还在学校上课。”桂林奎光学校的刘国亮这样告诉记者。“我还记得,当时有个学生还问我,刘老师听说你今天结婚,我们要去。为了打消他们的念头,我撒谎说,怎么可能,你看我穿得像新郎吗?而事实上,我是在上完了整整一个上午的课后,换下衣服,奔到酒店门口迎宾的。至于结婚早上的迎亲什么的仪式全都简化了。”刘国亮老师回忆道。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教师有很多不为人知的辛酸。教师行业里流行着这样一句话:“生气在路上生,生病留着放假病。”面对沉重的教学任务、面对责任和压力,许多老师选择了牺牲“自己”。“我孩子是剖腹产的,剖腹的原因是我那时候带毕业班。孩子的预产期是9月左右。我在8月31日选择剖腹,9月1日就开学注册了,我怕忙不过来。”刘老师说,“这没有什么,真的是没办法,因为你是老师。比如,每年的9月1日,是注册的日子,如果你是班主任,那你就没办法带着自己的孩子注册,你没办法拉着他的手,见他的老师,没办法参加他的家长会,没办法帮他辅导作业,因为你是老师,你身后有近50个孩子。”奎光学校的孙凝淞也这样告诉记者。每个孩子都是家庭的重点,当50个孩子都需要你聚焦的时候,自己的家庭往往会失焦。这也导致了一些中小学校聘老师的流失。

此外,经济压力也是不少老师必须面对的。“教师工资号称一个月两千多,很多教师拿到手的根本就不到两千。”从事音乐教学工作的李潇(化名)现在承担着整个学校初中部的音乐艺术教学工作,她说,跨年级备课上课尽管吃力,但更令人觉得疲惫的是各种文艺表演、比赛的指导。有的主科老师甚至在一个学校工作了五六年连个编制都没有,没有编制的教师工资就更不用说了,因此造成一些教师的流失“今年我们学校还走了一个老师,在学校呆了9年都没有给编制,而且平时还都担任班主任。”

据了解,教师收入一般由两部分组成:第一部分是由岗位工资、薪级工资构成的固定收入;第二部分是由课时多少、所获奖励等组成的绩效工资。一般一个中学老师的月收入是2000到2500元左右,而小学教师则表示,每个月到手的工资不到两千。“每月都是月光族。”工作了13年的罗老师告诉记者,去年才在家里四位老人的支持下,贷款买了房。“我们也是啃老族,我们也有很大的经济压力。”罗老师说。有的老师因此顶着非议在外面开起了培训班。

如果说,沉重的工作负担成为教师压力的外部原因,那么由于升学竞争等带来的精神压力是中小学教师压力产生的内部原因。一线教师大都表示,自己似乎被套上了“升学率”的紧箍咒。“教学质量是学校发展的生命线”,但社会评价往往将教学质量等同于升学率,由此演绎出优秀率、上线率、重点率等。社会环境造成的价值取向功利性是中小学教师压力产生的关键因素。

桂林师专的谭贤政老师在对中小学教师压力产生的原因进行探析时发现,升学压力成为很多教师的最大心病,一些教师坦言,自己的学生考试成绩不理想是自己生活中最大的挫折,也是最不开心的事情。此外,由于工作不能量化,往往容易陷入被升学率等可以量化的指标来进行衡量的泥潭,让教师幸福感大大降低。他分析说,从社会对中小学教师的角色期望来看,中小学教师充当着知识的传授者、集体领导者、模范公民、纪律维护者等多重角色。社会的这种思维定制,忽视了中小学教师作为一个普通人的常态,这样,中小学教师就会受到各种相互冲突的角色期望的冲击——— 被夹在升学率与“减负”之间、应试教育体制与素质教育探索之间、社会的高期望和现实的无助之间左冲右突。

“甜”

:跟孩子在一起是幸福的事

如此辛苦付出,为什么却让教师们依旧尽心尽力,责无旁贷?在采访中,几乎所有的老师都告诉记者,能看着孩子幸福快乐成长,是他们最幸福的事。

“我有个学生已经去了美国,他每次回来的时候,都会穿着班服回来看我。其实过了这么多年,他已经长高了,那班服早就不合体了,甚至一伸手就会露出肚脐,但他每次都坚持穿。”

“我们班有个孩子,妈妈很宠,父亲很严格,屡次和学校发生冲突,为了她我真的费了很多心。后来,孩子毕业了,有一次我在路上看到他母亲,她一下子拉着我的手说,对不起,我发现找不到像你这样对孩子那么好的老师了。就在那一刻,我觉得我值了。”

“我最记得的是那一次,我下班在操场上遇到我的学生,他说:‘我刚上高中,不太适应,我想回来找找感觉,在学校操场上走走,和你聊聊天,我心里就舒服多了。’”

“我当了4届班主任,过了很多个教师节。那一次,是我过的真正的教师节。那天,我带着2009级初三的语文课,那时候要帮住校的孩子辅导晚自修。走到教室的时候,发现这个教室黑压压的,我还在纳闷,今天学生怎么不开灯?就在我走进教室的那一刻,灯突然全都开了,我2008级已经毕业的孩子们从后面跑上来,给了我一大束花,说祝我节日快乐。我当时眼泪就下来了。”

“老师,我记得你和我说过,做人要学会宽容。”这句话让奎光学校的曹校长感觉十分温暖。他表示,不需要鲜花、不需要掌声也不需要赞誉,如果学生们能从老师这里获得一些受用的精神力量,就是老师最大的欣慰。

最近,从事小学教学20年的郑老师会逐一回复学生的留言、短信、微信。“带了有三届学生了,有的已经成家立业……”郑老师脸上洋溢着特别满足的笑容。她说,相比一年只一度的教师节,每一次走在路上,被已为人父母的学生记住并亲切地称呼一声老师,心里便格外地甜。

老师们表示,不仅仅是平日里家长与学生对教师的点滴尊重与体谅,有的学生或家长在毕业多年后还一直感念老师,以及整个社会舆论倡导的“尊师重教”的风尚,社会各界对老师的关怀之举都让他们在辛苦之余倍感温暖。

如今,政府不断加大对教育的投入,同时站在全面保障教师权利的角度,落实各项教师待遇与福祉,力争确保教师成为名副其实的“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这些改变让教师们颇有感受。而教师们都希望,伴随着社会尊师重教的氛围渐浓,家校、师生之间的关系也不断走向建设与合作,让教育的明天更美好。

记者 桂晨 秦紫霞 实习生 田艳花

 
桂林网 www.guilinchina.cn 微评:
分享到:

© 2004-2016 GuilinChina.cn 版权所有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