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兴安疑以光伏之名圈地 来源: 法制网-法制日报(北京)

核心提示:广西兴安县以建设光伏产业园的名义大量征地,被当地一些群众质疑,发展光伏产业是借口,其真实目的是搞“圈地运动”。有工人称,太阳能光伏产业园里的所有公司停产日子多,生产日子少。领导来视察时,临时工就会被叫到厂里假装生产。
太阳能光伏
“打造太阳能光伏之都!”无论走高速从湖南进入广西兴安县,还是从桂林市进入兴安县,扑面而来的是公路两旁矗立着的几块内容相似的巨大广告牌,非常显眼。让人感觉立即就能进入一个充满活力的现代化工业城市。

四五年前,兴安的光伏产业还是一片空白,没有一家光伏企业。近年来,兴安县把强力发展太阳能光伏产业,对外宣传号称太阳能光伏之都,要打造千亿元产业园,得到了广西主要领导表扬,夸赞兴安县"无中生有’搞起了光伏产业城”。

当前,在全世界太阳能光伏产能严重过剩的窘境下,该县的太阳能光伏产业果真能逆流脱颖而出?

领导来了工人演戏

近两年,《中国企业报》记者陆续接到读者报料,称兴安县太阳能光伏产业园里的所有公司停产日子多,生产日子少,有的公司工资拖欠两个多月都没有发,每逢有领导来视察时,附近农村的临时工就会被叫到厂里穿上统一工作服,“很正规的装模作样的在那里生产,经常装我们都装得很像了。”领导一走,工人们马上一哄而散。因为光伏产业园中有一种产品叫“硅片”,工人们戏称,这是骗子做片子。

目前,兴安县还在以建设光伏产业园的名义大量征地,被当地一些群众质疑,发展光伏产业是借口,其真实目的是搞“圈地运动”。

记者试图揭开兴安光伏产业的神秘面纱,历经数月多次深入该县调查采访。

兴安县太阳能光伏产业园最大的光伏企业原名尚科光伏公司,现改名为兴安县吉阳光伏公司。6月22日上午,记者说要帮亲戚找工作,问门卫是否招工?门卫介绍,现在公司订单少,开机生产的时间也不多,原来的1000多工人已经裁减了一半,“还招什么工哦。”

该公司一名女工向记者透露,她和工友们的工资已被拖欠了两个多月。今年开始,她们都是每上5天班就休息9天,放假时间差不多是上班时间的两倍,每月工资才1000元左右,好在他们大多数都是附近的村民,厂里没事做时就在家干农活或者做小生意,“不然哪里够吃,家里有老有小的。”

有一次,记者在吉阳光伏公司附近的铁路桥村,问几位休假在家的员工,前不久曾有兴安县组织的参观团,到吉阳光伏公司生产车间参观学习,看到站满了工人,都穿着白大衣,生产场面热火朝天的,怎么与你们说的情况落差那么大?女工们几乎异口同声一脸不屑地叫道:“哇哈哈,你们记者也那么土啊,这是骗子做片子知道不?”究其原因,他们介绍说,许多工人都是附近村的,每当有领导来参观,公司就发通知,叫大家都去“上班”。“上班”时,看到公司上层领着一帮领导进来车间参观,公司领导讲得天花乱坠,工人们听了暗地里都偷笑。等领导参观完后,她们也就停止生产散开了,“不久就回到家,该带崽的继续带崽,该放牛的还是去放牛。”有一次又“演戏”时,正好,工友们都是在拿着太阳能光伏硅片装模作样,一位平常很调皮很“有才”的青年男工偷偷地小声说:“他们是骗子做片子,我们也是骗子”。

6月25日,在该县桂林尚鼎新能源有限公司附近,村民康某介绍,他在桂林尚鼎新能源有限公司上班,公司一年开工生产不到4个月。不开工时,每个工人每月领690元的工资,领了那690元,要保证有领导来参观时随时叫随时回厂。“被公司叫回去装样子给参观团看,我有3次经历。”

同样,该县桂林凯创光伏科技有限公司附近村民李某介绍,该公司去年年底建成后,只开工生产了10多天,也没见什么货物进出。该公司门卫介绍,公司的产品绝大部分靠出口,由于受美国双反调查影响,公司订单少了很多,只好停产。目前公司只有20名工人,老板也去国外跑市场去了。原本以为是新兴朝阳产业,没想到夕阳已西下,快面临倒闭了。

大肆征地野草遍地

6月25日,在吉阳光伏应用有限公司旁一片空旷的荒地上,厂房地基上的钢筋已锈迹斑斑,地上野草遍地。一名工人说,地基打桩后,公司就没钱建厂房了,所以一直空在那里很久了。

兴安镇护城村委铁路村,靠近尚科光伏公司。这段时间,该村的村民正在为保护自己的田地而奔波忙碌。村民孙某告诉记者,2009年,兴安县已经征了该村数百亩的土地给尚科光伏公司。现在还要征用村里的田地,没有开村民大会,兴安县国土局只是跟几个村民签订了征地协议,全村绝大多数的村民都不同意。谁知,国土局近日竟然组织人将该田垌里的田埂给挖掉了,让村民种不了田。一些村民没办法,只好重新堆砌田埂继续种田。

6月初,3台挖土机开进铁路村开挖村里的山岭,被村民阻止。村民要求在场的国土局领导出示广西区政府的征地批文,国土局的人出示不了,最后停止施工。6月17日,突然有上百名社会青年手拿钢管来“维护秩序”,挖土机强行挖地上的果树、经济林木、祖坟。有村民上前阻止,一群社会青年冲上来,将那名村民抬起来丢到施工现场外。这伙社会青年,有的头发黄黄的,有的身上有文身,十分凶狠,手里不时挥舞着钢管叫嚣:“谁上去阻工就打死谁!”村民们都称这伙人是黑社会,村民们质疑,现在公安部有规定警察不能参与征地,有负责征地的部门就请社会青年出来搞事,其目的就是吓唬老百姓,然后强行施工。

村民孙某说,县国土局来征地时,说是县里要发展太阳能光伏产业,所以要征用大片土地。但每个兴安人非常清楚,太阳能光伏公司平时都很少开工生产,村民们认为:“这明摆着是有人与光伏公司一起来搞圈地”。村民说,有些局的局长拿出50万到300万元不等入股光伏公司,曾有领导放言,光伏产业有国家政策扶持,兴安给光伏产业的地都是倒贴钱或者非常便宜,就算搞太阳能光伏亏本也不怕,他们有大片土地,到时土地一变性,搞房地产那就发财了。采访中,村民们上述说法得到包括公务员在内的一些兴安人认同。

兴安县人大代表、冠山村委会主任文永龙说,以发展光伏产业的名义,该县在冠山村就征了1555.3907亩土地,还有铁路村等地也有大量土地被征用。文永龙曾三次就征地及补偿问题向县政府提出质疑议案,“很遗憾,政府的三次回复,对关键问题避而不谈,甚至自相矛盾。”文永龙颇为无奈。

兴安县人民政府网站中有这样的介绍:2009年12月,兴安县人民政府依法收购原桂兴村普天通信设备厂,以绕城路为连线,连接原城西产业园C1区、C2区、原桂兴村普天通信设备厂构成现在的兴安太阳能光伏产业园,规划面积23.9平方公里。

“无中生有”所为何来?

在广西,最先、最敢“向太阳借光”的是兴安县。2008年的金融危机让原本一片光明的光伏产业跌至谷底。众所周知,我国光伏产业原材料靠进口,产品也绝大多数靠出口,“两头在外”。这种情况目前也没有改变多少。但就是在当时业内的一片哭声中,桂林这个以旅游闻名世界的城市下辖的一个小县城、漓江上游的兴安县领导,不知道他们从危机中嗅出了什么商机,逆流而上,开始雄心勃勃大力扶持光伏产业,誓要打造千亿光伏产业园。至2011年,该县宣称光伏上、中、下游入园企业达18家,形成较完整的产业链,年产值达47亿元,占全县工业总产值的31%。

今年上半年,受美欧反倾销调查等因素影响,国内光伏业绝大多数已经停产,虽然近期国家各部委已经在拟定扶持政策,但一时也尚未见效。而在此前兴安县工信局一位领导却在当地媒体公开发布消息:“我国光伏产业正处寒冬,惨遇行业性亏损,而建于兴安县的广西光伏产业,却化危为机,保持盈利,风景独好。经两年筹建,光伏产值去年由上年4亿元增至50亿元,税收则从无到有去年达7000万元,今年产值和税收均以翻番速度递增。”不知道该县的企业有何灵丹妙药,能在全世界光伏行业萧条时做到独善其身?但该县统计局和税务局相关领导却向记者透露了不同的信息,上述两局说的情况基本一致,兴安县统计在册有缴税记录的只有中联科伟达、尚科、健评、凯创4家光伏相关企业,大多数做的都是中下游来料加工业务。“去年全县光伏产业应缴税1967.6万,实缴的就不好说了,更不用说实缴过来后,根据国家和县里有关政策和规定绝大部分还要返还回企业。至于领导在报纸上宣传的那些情况,具体我们也不太清楚呢。”

更令人惊讶的是,中联科伟达一位强调不要写他姓名的高管说,这里离市场和原材料都很远,也不知道领导当初为什么要在这里搞光伏产业。除非到国家发改委争取到搞顶层光伏项目光伏电站、上电网的批文,投几百亿搞大的也许有效益。但国家发改委那里,每天全国同行把他们的门槛都踏破了,有几个能搞到批文,花多少钱才能得到那样的批文呢?那条路,现实点说,几乎无望。

“引导政策长期缺位,而地方又过度溺爱(越位),这是我国光伏行业存在的突出问题。”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副所长、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副理事长李俊峰认为,当前我国光伏行业陷入困境,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由于行业自身缺乏规范管理,企业盲目扩张和无序竞争造成的。

20日,新华社下属媒体的文章称,该报记者日前对光伏行业的双重依赖症做了深入的调查发现,光伏“寒冬”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政府的越位和缺位所致。一方面,政府深度介入,过度扶持,另一方面,对于整个产业的发展又缺乏相应的规划和引导,造成一哄而上,产能急剧扩张,并最终酿成危机。在一些地方政府官员的政绩冲动下,光伏企业获得了“保姆式”的政策扶持,从土地到融资都获得极大便利。而地方政府同时承担着“黑转绿”、“重工业转高科技”的发展转型和招商引资双重责任,发展太阳能光伏产业有“一箭双雕”之效,但地方政府大多缺乏专业知识和评判手段,只是单纯以投资额、年产值为标准,对企业来说,申报项目规模越大越能得到扶持。不过业内专家表示,光伏行业的此次危机未尝不是一个有益警示,即政府如何摆正在经济发展中的位置,从政府主导归位到以市场为基础的资源配置方式。也许这段话值得兴安县领导和该县光伏企业决策者反复拜读和深思,因为良药苦口利于病。

文章收录:2012年12月2日┊举报纠错(发邮件):154178324@qq.com
 

分享到:

© 2004-2016 GuilinChina.cn 版权所有
网站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