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留漓江 意存阳朔

外出旅行回家的车上,前排坐的两人侃得正酣,我闭上眼睛,脑子里面突然蹦出桂林的点点滴滴。因了女儿在桂林上大学,三年间,我三次到了桂林,三次到了阳朔。我乘过船游览,我坐过车倘佯,我背过帐篷徒步行游漓江岸边......但我没玩够,没尽兴。每次回家,都有一种莫名的冲动,总想写写对桂林的感受,可我告诉朋友,我最不敢写的地方就是桂林,我担心自己的思维愚钝和笨拙笔墨会掩抹去那些美好,那些神奇,那些秀丽。
我一次次怀着激动的心情,反复看CCTV的《桂林印象》和《阳朔印象》,反复朗诵着杨朔的《画山绣水》和方纪的《桂林山水》,欣赏着自己拍摄的桂林景象。
我虽非旅人,却也感念中国的地大物博,去过不少美丽的地方。然而,无论是海的辽阔,庙宇的圣洁,雪山的巍峨,草原的奔放,古镇的错落......在我心中最深处珍藏呵护的,却一直是桂林漓江两岸绵延一百多公里的山光水色和梦幻般的阳朔。
据载,漓江发源于兴安县的猫儿山,流至平乐县恭城河口,而桂林至阳朔一段被称作“百里画廊”的风景,无论春夏秋冬,都如诗如画,美得令人窒息。湛蓝的天空之下,两岸连绵不断的青山护卫着平静得如镜面一般的江水,远处偶尔有一个头戴斗笠的当地人撑一条小小的竹筏悄然划过,这便是漓江最典型的一幅画卷。随着船行,或者徒步溯江而上,可以慢慢欣赏两岸“山青、水秀、洞奇、石美、深潭、险滩、流泉、飞瀑”的佳景,而那些散落在岸边的田园牧歌与村落,将这些景致渲染得更有人情味也更加不真实,被中国人憧憬了千年的世外桃源,竟然就近在眼前,在我身边,在我脚下。
游过漓江的人,恐怕都不会忘记在行程中,藏着一处颇令人期待的“考验智商”的九马画山。画山位于兴坪镇西北4公里处,高逾400米,石壁陡峭而立,上面的纹理远望如同一群形态各异的骏马。相传这些本是天宫神马,趁着弼马温孙悟空看管不严偷跑下界,在漓江边饮水时,被一画工看见,慌乱中误入石壁而永留人间,因它们皆为天神所变,所以形态莫测,难以辨认。游船和行人到了此处也往往是最热闹的,大家都会以种种方式来调动自己的最高智商数起马来。我就在九马画山旁边的一个农户家住了一晚,到漓江里面游过泳,枕着月光睡在帐篷中,还真梦到自己数出了九匹马呢!
傍晚的漓江最令人难忘,江面上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雾,青黛的色调暗了下来,更有中国水墨画写意的味道。
船到阳朔,大概离码头大约步行5分钟的路程,你就可以看到西街了。如果说,阳朔积聚了桂林的美,那么西街便积聚了阳朔的精髓,它像一个地标,成为了每一个来阳朔的人首先踏足的地方。
西街位于阳朔县城的中心,全长不过517米,宽约8米的大理石路面蜿蜒铺展,一进西街,大概第一感觉你会有些错愕,众多工艺品店、旅馆、咖啡厅、酒巴、书画店鳞次栉比,门口挂着各式各样充满特色的中英文旗招和海报。这里的外国人似乎比中国人还多,街边围坐着喝啤酒或咖啡的外国人看着路上匆匆走过的中国人,会令人一时恍惚,以为自己身处异国。
曾有一位桂林的朋友告诉我,如果一个老外只知道中国的两个地方,那一定是首都北京和桂林阳朔了。这也许夸张,不过足以形容这里的特色。在英国著名的小说家和戏剧家威廉·索默斯特·毛姆的长篇小说《面纱》中,这片平和得令人动容的土地安静地上演着神奇,让孤独的女主角与寡言的男主角彼此治疗着心伤,重获爱情,这是天地的力量。淳朴的民风,古朴的建筑,低廉的物价,方便的生活,渐渐吸引着国外游客接踵而至,流连忘返。
我在阳朔,还游览了大榕树、蝴蝶泉、月亮山、遇龙河漂流,观看了《印象刘三姐》,皆是风光无限。
入夜之后,西街上的繁华更胜一筹。阳朔的酒巴声名在外,绵绵的情话、经典的老电影、厚厚的留言本、温情的木吉他声,安静的酒巴里有上等的咖啡和好酒,很多叫不上名字。在一些小巷里面,隐藏着更多喧闹的酒巴,酒巴门口牛仔打扮的鼓手用双手击打着牛皮大鼓发出激情的节奏,与酒巴内狂放的音乐水乳交融,催促着那些驿动的心,站上舞台中央用力地跳舞。如果你在西街等待的是艳遇,这里当然也不会令你失望,一家家店主的私人故事就已经足够你听好几个晚上。
衣向东在小说《爱情西街》的开篇就写道:“阳朔西街是因为滋生爱情而闻名。也并不稀奇,漓江水风情万种,阳朔山巧夺天工,还有醉人的暖风和颇具西方风味的酒巴,把西街熏染成了一张天然的爱情温床。”
据好事者考证,西街上“将来”酒吧的老板、“另类根雕”店内的那位艺术家、还有久住西街的德国人老鸦等等,就是爱情猎手。我也曾在途中遇上一对德国小伙和一对芬兰情侣,一边搭讪,一边合影,隔天在西街上再次碰到,彼此还是不吝给对方一个点头微笑。
选择旅行要收获的东西,一定不会在阳朔落空,单纯的快乐清闲,或者放下纠结的前尘往事重拾心情,或者理清茫然的思绪决定生活前行的目标。当然,还有这里的美食-----街边小摊的米粉、一块瓦啤酒鱼、豆腐酿、螺丝酿这些纯正的桂林风味与酒巴的当家比萨、香味飘街的烤鸡等地道的外国风味交织在一起,变成了当地独特的饮食文化。
没到过桂林的人想要去,离开桂林的人想回去,即便今天还是下决心讲述着这些零碎的映象,对桂林的感情,对阳朔的留恋,我还是无法自如地表述。可我知道,我已将情留在了漓江,让意存进了阳朔。
© 2004-2016 GuilinChina.cn 版权所有
【联系我们】